【劳动纠纷赔偿问题】实习生也属于工伤赔偿主体

【劳动纠纷抵偿困惑】

“工作的期间,由于工作不测受了伤,这算是。”这种的说法,是不少人理所应当的认识。可是假如受伤的人是名实习生,并非正式员工的话,那这伤还能不可以算是工伤呢?对此不少单位与个人都不是非常落实。昨天,身为实习生的吴江女孩小敏,就由于本人工作时受伤的事件,向本报求助。

“请问,我是名实习生,在厂里工作的期间受伤了,这算不算工伤啊?”昨天早上8点上下,本报的帮办热线响起,编辑接通电话后,里面传出来一个女孩怯生生的声响。经过交谈,女孩小敏告诉编辑,她是名职大学生,这一年7月份才毕业。去年10月份上下,是学校安排学生社会实践的时间,小敏经人讲解,进了吴中区一所皮鞋厂,在产品测验线上实习。哪想到就在去年12月初,小敏工作的期间,一次不测,手指被夹进了机器,形成了手指严重受损。事先厂里连忙把她送去了瑞兴医院治疗,还通知了小敏的父母。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厂里除了当初小敏进医院时付的800元押金外,就没能支付任何价格了。经过治疗,小敏的伤势慢慢康复,可是治疗价格共用去了3000多元,都是小敏父母支付的。事后小敏家找到厂家,规定报销医疗费,并对小敏的受伤做出抵偿。可是厂家一口回绝了小敏家的规定。他们说,小敏是实习生,不属工伤赔付群体,想要抵偿的话,也应该找学校去要,和他们厂家没任何关系。“是不是由于我是实习生,就要不到正当的抵偿呢?”小敏向本报帮办求助,想知道该怎么保护本人的权利。

就小敏的事件,编辑和劳动部门取得了联络,工作人员告诉编辑,《条例》尽管没能明文要求实习生为“主体”,但该条例中相关解释性条款已将这样主体包含了进去。而且全国来说,像这类实习生受伤的案例,大都是根据《工伤保险条例》中的解释性条款,实习生是属于“工伤抵偿主体”来解决的。因而,小敏是有权主张本人的权力的。随后,编辑就劳动部门的解释,和小敏的工厂取得了联络。对方一位金副厂长解释说,他们在此前也不是太明白实习生该不该享用。如今事件弄明白了,他们能够对小敏进行适当补偿。最后经过商谈,由厂方付给小敏一次性伤残就业金、一次性医疗贴补金等各种价格6000元,小敏家对此结论示意承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律服务网 » 【劳动纠纷赔偿问题】实习生也属于工伤赔偿主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