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律师】浅谈“婚内强奸”问题

【离婚律师】

“婚内强奸”是这些年来法学界探讨得较为冷落的一个困惑,本文试图从夫妻间的法律关系、“婚内强奸”困惑在国内的非凡意义与有关刑法标准及司法实践三个方面来谈谈这一困惑,虽有“漫谈”之嫌,但因水平有限,只得勉而为之。一、从“夫妻同体”到“夫妻别体”对于婚姻、恋情,西方有这种的传说:男女曾为一体,上帝把他们离开,推入茫茫人间。从此,双方都在期待或追随本人的另一半,通过恋情与婚姻,他们又合二为一。国内古代儒学以为阳和阴、乾和坤、夫和妻相互对应,在天人合一中,自有“夫妻一体”之说。从法律人的目光来看,这应当不只仅是浪漫的故事,其间标明了古代社会对夫妻间法律关系的态度,此即所谓夫妻同体主义。它是指男女双方结婚之后不再维持各自独立的人格,而是夫妻合为一体,人格互相排汇。理论上,在男尊女卑、男权处于摆布位置的古代社会,基以宗法制度的夫妻同体主义,绝不像恋情宣言中的那样浪漫与温情脉脉,它不是双方人格平等的溶合,不是“夫妻人格互相排汇”,而不过是妻子的人格为丈夫所排汇,它落实了妻子对丈夫的附丽与屈从的位置。国内古代的礼法中,“夫为妻纲”是必需恪守的原则;最早时期罗马法要求,妻子进入夫家之后便变为“家女”,必需听从新的“家父”,而丈夫则能够是妻子的“家父”;古印度《摩奴法典》发表丈夫能够是“监护人”而妇女只可以“听从其隶属者的势力”。(1)在夫妻同体主义想法下,在法律上没能妻子独立的意志,也就无所谓“婚内强奸”之说。西办法学著述一般以为,罗马法后续的所谓“略式婚”,即“无夫权婚姻”理论上开了夫妻别体主义之源。它尽管重点是对准夫妻间的财富困惑来讲的,但“经济困惑是个大困惑”,妻子假如在财富上取得了独立位置,将为其独立的法律人格奠定根底。近代存款阶层在反封建中提出“婚姻契约论”,提倡夫妻别体主义,主张夫妻人格独立,在婚姻生存中各享有其权力,各承当其义务。在算作夫妻关系之重要内容的夫妻双方权或是同居义务这一困惑上,西方社会的传统观点坚持女方承诺论(2),即按照婚姻契约,妻子已经当时承诺在婚姻关系存续一段时间听从丈夫的性规定,丈夫不须在每一次性生存前都必需征得妻子的批准。因而,迄今为止,世界上大多数我国的法律都将非婚姻关系算作强奸罪的前提。比方,在德国、法国、奥地利、瑞士、加拿大、泰国等国,丈夫对妻子都不或许形成强奸罪。夫妻别体主义无疑代表了一股进步潮流,但是,这样所谓的承诺论却是值得狐疑的。现代社会制定了婚姻自由、男女对等等准则,赋予了女性人格独立与人身自由的法律保证。在契约婚姻中,配偶的权力与义务均是平等而有了的,妻子对丈夫的同居义务必需建设在其自主被迫的根底上,不可以由妇女在缔结婚姻时的自由抉择权吸附其在婚姻存续一段时间进行性生存的自主权,即妻子在婚姻契约中并没能作出“女方承诺论”中所说的那种承诺。每位人的自由权在符合法律的规模内是始终存续的,假如女子在契约婚姻上的“一诺千金”的代价是把本人在同居生存中的独立人格与意志拱手让由丈夫去摆布,则显然违反了契约的自由意志、自主抉择的实质,这是对“从身份到契约”的进步的逆退,是不满足现代社会的文化变化规定的。之所以在夫妻间的法律关系喋喋不休地来谈,是由于丈夫违反妻子的意志强行和之产生性关系的行为的最大特别之处,亦即它和一般人违反妇女意志强行和之产生性关系的惟一差别,就在于行为人和被害人之间有一层非凡的关系--夫妻关系,这也是“婚内强奸困惑”何以变为“困惑”之所在。由之上分析咱们能够坚决不移地以为:从现代社会夫妻间的法律关系来看,否定丈夫对妻子犯强奸罪之或许于理于法都是不适合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律服务网 » 【离婚律师】浅谈“婚内强奸”问题

赞 (0)